• <small id="qsyia"></small>
    <mark id="qsyia"><ol id="qsyia"></ol></mark>
  • <label id="qsyia"></label><tt id="qsyia"></tt>
    <label id="qsyia"></label>

    北晚新視覺 > 人文 > 舊照

    八臂哪吒與明朝改建北京城有關?施愛東:傳說的產生不會早于1940年代

    2020-06-29 10:28 編輯:TF017 來源:北京日報舊京圖說

    話說,明朝永樂帝朱棣想在幽州地界建一座京城,工部大臣奏稱:“苦海幽州原是孽龍的地盤,這孽龍十分厲害。請先讓軍師們把孽龍制住,才能建城?!庇谑怯罉返劬团纱筌妿焺⒉疁睾投妿熞V孝同去。

    二人來到幽州,琢磨著怎么建才能阻止孽龍搗亂。二人都想爭頭功,劉伯溫提議說:“你住西面,我住東面,十天后碰頭,各自拿出規劃圖來?!庇谑嵌朔謩e住下,每天察看地形。奇怪的是,二人每天都聽見一個小孩的聲音:“照著我畫,不就成了嗎!”他們所到之處,總有一個穿紅襖的小孩在眼前。到第五天,二人又都見到小孩,穿著荷葉邊的披肩,肩膀兩邊鑲著紅綢邊,風一吹,披風還卷起一角。這下,二人心中都明白了:這是八臂哪吒。劉伯溫心想:八臂哪吒叫我畫的圖,一定是降服孽龍的城圖!而姚廣孝也是這么想的,但二人誰也沒說。第十天,二人各自拿出圖紙,竟然一模一樣,都是“八臂哪吒城”,而且都在城墻西北向缺一個角,因為哪吒的披風那時候正好被風吹起。二人哈哈大笑,拿著圖紙向永樂帝報告。

    永樂帝下令照此建城,正陽門是哪吒的頭,崇文門、東便門、朝陽門、東直門是哪吒的左四臂,宣武門、西便門、阜成門、西直門是哪吒的右四臂,北邊的安定門、德勝門是哪吒的兩只腳,被風吹起的那個角,就在積水潭。姚廣孝沒能奪得頭功,就出家當和尚去了。(以上系筆者綜合異文縮寫)

    劉伯溫與姚廣孝進行設計競賽,各自依著哪吒的模樣,背對背畫出了北京城的傳說,現在已經成為北京的標志性民間傳說。文史專家鄧云鄉說:“明清以來民間傳說把它演義成為十分離奇的故事,不但在北京民間流傳,而且輾轉到外國,在法籍傳教士的著作里,也說得有來有去?!笨墒?,這個傳說在文獻中第一次出現的時間是1957年,并不古老?,F在的問題是,它到底是不是一個“明清以來”廣泛流傳的民間傳說?

    劉伯溫

    劉伯溫去世的時候,朱棣剛剛15歲,離他奪取皇位還差28年,劉伯溫從未輔佐過朱棣。這則關公戰秦瓊的傳說是何時,何因,如何興起的?歷史學家陳學霖從1965年開始關注該傳說,于1994年寫成《劉伯溫與哪吒城——北京建城的傳說》,其結論是:傳說大約形成于清末這一敏感時期,而且與秘密會社“反清復明”的概念生產和輿論宣傳有關。而本文則通過對傳說異文及其出現時間的分析,認為八臂哪吒城傳說的產生不會早于1940年代,也不是口口相傳、廣為人知的民間傳說,而是由北京說唱藝人創作,金受申(1906~1968)整理出版,主要經由文人和學者的書面傳播而擴散的現代傳說。(關于這個傳說的另一種看法,可閱讀趙振華老師的《劉伯溫建了八臂哪吒城?我不同意~~~》)

    哪吒城之說始于元代

    北京城的前身,元大都始建于1267年(至元四年),城址的勘定、宮城的規劃主要出自劉秉忠(1216~1274)。把北京比喻為“哪吒城”,元末已有流播。元末詩人張昱在《輦下曲》中說:“大都周遭十一門,草苫土筑那吒城。讖言若以磚石裹,長似天王衣甲兵?!泵鞔P記《農田余話》說得更明白:“燕城,系劉太保定制,凡十一門,作那吒神三頭六臂兩足。世祖庚申即位,到國亡于戊申己酉之間,經一百一十年也?!逼婀值氖悄倪赋且徽f主要出現在元末明初,隨后就近乎消失,罕見被人提及。

    劉秉忠

    現在繪制的元大都地圖

    三頭六臂或八臂本是釋家用來比喻佛之威嚴與神通,并非哪吒特有,比如千眼千臂觀世音。哪吒本是密宗護法神,佛教典籍中著墨不多,僅有名號傳世。南宋以降,哪吒地位逐漸提升,進入道教神靈譜系,受到民間信仰的崇奉。

    所謂“三頭六臂二足”,無疑是為了對應“京師十一門”之數。劉秉忠基本是按《周禮?考工記》的要求來設計元大都的,但又沒有完全遵照其原則。侯仁之說:“《考工記》描述‘王城’是‘方九里,旁三門’,而大都城并非正方形,而是長方形,四面城墻既不等長,北面城墻上又只有兩門而非三門,這就是一種創新?!眲撔乱罁鞘裁茨??元代黃文仲《大都賦》稱:“辟門十一,四達憧憧。蓋體元而立象,允合乎五六天地之中?!币馑际钦f十一是天五地六相合之意。南則五門,取象陽數,北則六門,取象陰數,為象天法地之數。當然,這是精英文化的觀念,而民間傳統素來好做附會玄想,更愿意將之想象成三頭六臂的哪吒。

    哪吒

    不過,劉秉忠的知識結構也值得我們注意,他入過全真道,后又出家為僧,法名子聰,精通天文、地理、易經、律歷和三式、六壬、奇門遁甲等卜算之術。北方禪宗臨濟宗領袖海云應召去見忽必烈時,聽說子聰和尚博學多才,遂邀其同往。子聰很快得到忽必烈的重用,遂改名秉忠。像劉秉忠這種儒釋道三家通吃的政治家,在城建規劃上來點故弄玄虛的奇談怪論是一點也不奇怪的,誰也不能排除劉秉忠的工作團隊在設計元大都的時候,有意利用釋道兩家的神學輿論,將大都十一門附會為哪吒的三頭六臂二足。

    毀棄城門,喚醒哪吒

    哪吒城的說法明初之后急劇式微,近乎沉寂500年,究其原因,當與明朝改建北京城有關。朱棣將北京城門由十一門改成了九門,東西各減一門。當城門只剩了九座的時候,無論怎么數,再也拼不出三頭六臂二足的樣子。傳說十一門與現實九門嚴重沖突,傳說的核心依據遭到現實的強勢反駁,傳說也就沒法傳承了。

    清末民初,北京城墻開始一段段遭到損毀,先是庚子事變幾座城樓被焚,接著是北洋軍閥修筑鐵路拆掉部分甕城和箭樓。1952年開始,北京城墻被陸續拆除。從某種意義上說,現實城墻的拆除,有利于虛擬城墻的建立。隨著城門意義的不斷弱化,人們對于內城九門、外城七門的概念開始變得模糊。當金受申講到“正陽門東邊的崇文門、東便門,東面城門的朝陽門、東直門,是哪吒這半邊身子的四臂;正陽門西邊的宣武門、西便門,西面城門的阜成門、西直門,是哪吒那半邊身子的四臂”的時候,已經到了1957年,不僅城墻基本被拆光,新北京居民也多是外省人口,許多讀者已經意識不到其中不妥之處。沒有北京生活經驗的香港學者陳學霖也沒意識到這一點,他還依此畫了一張“哪吒身軀與北京內城相應會意圖”以佐證金受申的說法。

    摘自《劉伯溫與哪吒城》,陳學霖著

    現在的北京居民可能不大理解,但是生活在明清兩代的北京老百姓肯定非常清楚,東便門和西便門根本就不在內城,而是外城東西兩端的小偏門,建筑時間比內城九門晚了一百多年,規模也很小,甚至有人戲稱這是拉糞便進出的“便門”。東西便門無論從修筑時間,還是作用、規模、建制各方面來說,無一可與都城九門相提并論,不可能被當作哪吒雙臂。

    1921年,外城西段北垣西便門甕城外西側城墻,城外休息的駝隊和馱驢。奧斯伍爾德·喜龍仁攝

    1921年,東便門東外城東段北垣內壁,可見東便門城樓,沿城根兒往東就是外城東北角登城馬道。奧斯伍爾德·喜龍仁攝

    這是從內城東南角俯瞰的東便門,墻上還能看到俄軍搭的帳篷,西水關內側和登城馬道也一覽無余。

    所以說,只有當城門逐漸失去作用,淡出人們日常生活的時候,對于哪吒城的想象才會重新回歸民眾的口頭傳統?!豆识硷L物》作者陳鴻年說他讀初中的時候(大約1920年代):“有位先生講地理,不知怎么扯到北平城了!他說:‘當年劉伯溫建造北京城,是按著哪吒三太子的像兒造的’,哪兒是他的什么部位,哪兒又是他哪塊兒,說得有鼻子、有眼兒的。記得最清楚的,他說天壇、先農壇,是哪吒兩個髽髻。地壇是足蹬的風火輪,下水道是他肚子里的腸子。前門是哪吒嗓子眼兒,彼時是北平將有電車不久,前門左右掏兩個豁子,我這位老師,且喟然而長嘆曰:‘往后哪兒好得了??!正嗓子眼兒的地方,叫人掏兩個大窟窿!’”我們從“前門是嗓子眼”“地壇是足蹬的風火輪”就可看出,這決不是“八臂哪吒”的形體,否則前門不會是嗓子眼,更不可能把風火輪安在哪吒的肚臍上。由此足見當時八臂哪吒城傳說尚未出現。正是因為國運日下,毀城墻、切龍脈,引發民眾恐慌,以及對于北京城命運的擔憂,這才重新喚醒了哪吒城的舊概念。

    由南向北拍到的前門城樓。

    1930年,格拉夫·楚·卡斯特航拍的地壇照片

    1935年《新天津》曾連載楊壽麟的“故都風物”專欄,其中有《哪吒城之八種寶物》:“偶聽父老閑談云,北京之城,形似哪吒,因名之為哪吒城。每個城門之中間,有一中心臺……凡內城之中心臺外,鑲嵌一約二尺之白石,石上刻有輪、傘、蓋、花罐魚等八種物件,分配內城各中心臺上。所謂哪吒城(即北京城)之八寶者,即此物也?!睆倪@些零星的記載可知,北京城形似哪吒的說法并不是一個公共知識,建城傳說更是罕見,或者說,連這些著名的“北京通”都沒聽說過。

    那么,劉伯溫到底是怎么建哪吒城的?據陳學霖考證,目前可知最早的文獻,是英國人Werner的《北京城建造的傳說》(1924年)。說的是朱元璋第四子朱棣英姿偉岸,受到皇后妒嫉,只好離開南京前往燕地,有一位叫劉伯溫的道士臨行送他一個錦囊,叮囑他遭遇危難時拆開,依計而行即可。到達燕地之后,發現這里一片荒蕪,不禁愴然,拆開錦囊,發現上面寫著需要在燕地建一座“哪吒城”,而且指示他如何獲得建城資金,紙背則是城市藍圖。這個故事說明哪吒城的說法已經與劉伯溫搭上關系。

    瑞典學者喜仁龍1920-1921年旅居中國,對北京城墻展開專門調查,于1924年出版《北京的城墻和城門》,他在“北京內城城門”一章說:“北京這座城市將五十萬以上生命用圍墻圈了起來,如果我們把它比作一個巨人的身軀,城門就好像巨人的嘴,其呼吸和說話皆經由此道。全城的生活脈搏都集中在城門處,凡出入城市的生靈萬物,都必須經過這些狹窄通道?!边@里已經將北京城比作“巨人”了,卻沒有提及哪吒。至此只能有一種解釋,作為北京城墻文化的專門調查者,喜仁龍根本沒聽過哪吒城傳說。

    另一佐證事件是,日本學者仁井田陞(1904~1966)于1941-1944年間在北京的手工業行會調查。1944年10月,他兩次到絳行祖師廟“哪吒廟”抄寫碑文(最早的《絳行恭迎圣會碑記》刻于乾隆四十年),以及訪問行業會長和相關人士。此外,擔任翻譯的輔仁大學日語教授奧野信太郎(1899~1968)是最早研究《封神演義》的日本學者之一,1931年開始就長住北京,對北京風物傳說非常留意,他在《古燕日涉》一文中也記述了這次哪吒廟的考察。但在所有這些材料中,均未提及與劉伯溫建城相關的口頭傳說。

    北平文人薈萃之地,民國文獻浩如煙海,這里芝麻大的事都會被記載和談論,可卻找不到一則八臂哪吒城的傳說,甚至相關的蛛絲馬跡都很難找到??梢娔倪赋堑母拍铍m然隱約登場,但還遠未形成共同知識,八臂哪吒城傳說更是尚未出爐。

    劉伯溫修下北京城

    關于“劉伯溫修下北京城”的說法,倒是廣泛地流傳于華北、東北,以及華東、西北的部分地區,比如1957年沈陽文聯編印的《鼓詞匯集》就有《十三道大轍》:“正月里來正月正,劉伯溫修下北京城。能掐會算苗光義,未卜先知李淳風。諸葛亮草船去借箭,斬將封神姜太公?!?/p>

    這些唱詞的流行年代至少可以追溯到清末民初。日本學者澤田瑞穗1930~1940年代常駐北京,收集了海量的俗曲唱本,現藏早稻田大學的“風陵文庫”。文庫中涉及“劉伯溫制造北京城”的唱本非常多,如寶文堂的大鼓書新詞《十三月古人名》卷首:“正月里來五谷豐登,斬將封神姜太公,灑金橋算命的苗光義,劉伯溫制造北京城?!本砟┓Q:“我唱本是十三月,這本是六十五個古人,名十三道大折?!睋丝梢耘袛唷妒鹿湃嗣芬簿褪菛|北流傳的大鼓書《十三道大轍》。清末劇作家成兆才(1874~1929)的《花為媒》就曾將這首大鼓曲揉進戲中,懷春少女五可在戲中唱道:“正月里開迎春春光初正,劉伯溫修下北京城。能掐會算苗光義,未卜先知徐茂公?!?/p>

    此外,北京學古堂的《繡花燈》中也有相似唱詞:“正月里來正月正,柏二姐房中叫聲春……先繡前朝眾先生,劉伯溫制造修下北京城?!薄独C花燈》在“風陵文庫”存有4種,木刻版書和鉛印本各二,唱詞基本相同。清末民初,北京打磨廠街有寶文堂、學古堂、文成堂、泰山堂等7家專門出版俗曲唱本的書坊,全都有這類刻本。

    《繡花燈》流傳于整個北方地區,如陜北《繡花燈》:“能掐會算的苗廣義,劉伯溫修下北京城。斬將封神姜太公,那孔明草船借箭祭過東風?!鄙轿?、內蒙一帶的民間小戲二人臺,北方秧歌竹板落子,全都一樣。在河北邢臺、遼寧本溪等地,這首曲子也叫《表花名》《十二月》,曲子巧妙地將十二月的花名與古人名融合在一起。

    “劉伯溫修下北京城”在勞動號子中也有體現。如山東運河號子:“正月里,正月正,劉伯溫修補北京城,能掐會算苗廣義,未卜先知李諄風?!碧旖虼蚝惶栕樱骸罢吕飦碚抡?,劉伯溫修下北京城,能掐那會算諸葛亮,斬將那封神姜太公?!贝送?,天津的《風柳子》《蓮花落》《十二月花歌》諸曲種也有類似唱詞。

    北方地區早在清代就已經流行劉伯溫修下北京城的傳說。陳學霖認為:“從明末清初開始,劉伯溫已儼成傳奇的歷史人物。到了清末民初,由于秘密會黨鼓吹反清復明,崇祀他為翊助革命之護國軍師,伯溫的傳說故事,也就愈變荒誕,成為民間信仰中最玄秘的民族英雄?!北热?,在咸豐、同治年間所傳抄的天地會文獻中,劉伯溫就被奉為襄助排滿的神機軍師,留下錦囊妙計,預言反清復明一定成功;托名劉伯溫的《燒餅歌》更是明確預言了清朝的滅亡、國運的更新,甚至鄒容《革命軍》也引用其“手執鋼刀九十九,殺盡胡人方肯休”等讖語,預言革命的成功。原本流行于江南地區的劉伯溫傳說,明末清初一路北上,其中既有《英烈傳》的傳播影響,也有反清復明秘密會社的宣傳之功。

    因為有了劉伯溫修下北京城的傳說,北京城內一切建筑都有可能被附會到劉伯溫名下,而一旦這些建筑遭遇變故或面臨危機,那些湮沒已久的傳說就會重新浮現。比如,1935年計議拆除西直門箭樓的時候,劉伯溫就又一次站出來,暫時逆轉了箭樓被拆的命運:“本市某當局,鑒于平西為北平名勝集中地帶,每日前往游覽中外人士,不絕于途,故交通極為重要,因之有拆除西直門箭樓之計議。連日工務局派工前往測量,但西直門外路南有樓房七所,系劉伯溫完成北京城后按照天文形象所興建者,名曰七星樓,其部位一為北斗。經工務局呈府請示,是否一并拆除,市府為保留古物起見,已決定不動?!?/p>

    1901,西直門箭樓西面(城外),庚子之變過后,市面一片蕭條。選自《從阿穆爾到北京紫禁城》

    1921年,西直門城樓西面甕城內,由箭樓下向東拍攝。奧斯伍爾德·喜仁龍攝

    這則新聞很有趣,因為要保護七星樓,順帶保護了西直門箭樓。七星樓是劉伯溫建的,難道哪吒城就不是劉伯溫建的嗎?我們接著追問,劉伯溫修下北京城,跟哪吒和姚廣孝有關系嗎?答案是:至少在1935年,還沒發生關系!我們不僅搜檢“風陵文庫”找不到一本與哪吒城、姚廣孝有關的唱本;即便搜遍目前開放的各種民國書刊數據庫,也找不到與此相關的任何信息。

    事實上,關于劉伯溫建造北京城的民間傳說,各地異文并不相同。如撫順的《劉伯溫修下北京城》說:過去的北京是一片汪洋大海,剛好劉伯溫來到這里,一看是塊福地,是個建都的好地方。但是都城不能建在水上,于是劉伯溫找到了水源,發現是個大泉眼,堵不住。劉伯溫就去向財神爺借來聚寶盆,把泉眼壓上,再修通河道把水給排干了,然后擱這建起了北京城。

    天津的《永樂爺定都北京》則說:永樂帝平定北方之后,打算尋個好地建都城。他和劉伯溫二人微服出行,有一天在路上見到有人家出殯,劉伯溫掐指一算,不對,今天本是黑道日,不宜出殯,怪而上前詢問為何如何擇日,主家說,是潭柘寺的方丈給他擇的日子。于是君臣二人找到潭柘寺,發現和尚們早已列隊等候他們。二人見到方丈就問,為何選擇黑道日讓主家出殯,方丈說:“因為天子駕到,黑道日自然也就變成了黃道日?!本级舜蟪砸惑@,只好向方丈請教選址之事,方丈說:“由此往東四十里,名曰北平,本是元朝皇城,乃天賜之地?!庇谑怯罉返劬驮谶@里建了北京城。

    就算在北京當地的建城傳說中,八臂哪吒城的說法在20世紀上半葉也難覓蹤影。北京的一則《劉伯溫建北京城》就說,燕王要在北方建都城,找來劉伯溫,劉伯溫讓徐達向北射一支箭,說:“箭落在哪兒,就在哪兒修建京城?!毙爝_從南京一箭射到了北京的南苑。南苑的八家小財主嚇壞了,拾起箭又把它射到了如今后門橋的地方。劉伯溫帶人追到南苑,要財主們把箭交出來,財主們說只要不把城建在南苑,他們愿意出錢建城??墒莿偨ㄍ晡髦遍T樓,就把財主們的錢花光了。于是劉伯溫又找來沈萬三,沒錢就打。沈萬三被打得死去活來,只好瞎指,結果他每指一處,就能挖到大缸大缸的銀子。后來北京城建好了,城里卻被挖出許多大坑,這就是今天的什剎海、北海、中南海。

    金受申傳頌八臂哪吒城

    1957年,在沒有任何異文的前提下,一則成熟的八臂哪吒城傳說由金受申整理問世,不過,像陳學霖這樣關注該傳說的學者并不多。1978年之后,民俗學重煥活力,民間文藝工作者推出了大量民間文學作品集,諸如1982年的《中國地方風物傳說選》、1983年的《北京風物傳說故事選》等書,不僅收錄了金受申的這則傳說,而且將其排在首要位置,使這則傳說大放異彩。陳學霖的研究更是將傳說的文化意義闡釋得淋漓盡致。進入21世紀之后,借助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春風,該傳說遍地開花,日漸奠定其經典地位。

    金受申是著名的北京曲藝史家,“九、十歲時即聽評書,對評書藝術頗有研究”,32歲(1938年)開始為《立言畫刊》執筆“北京通”專欄,1953年經老舍介紹,調入北京市文聯編輯《說說唱唱》(主要刊載說唱文藝)。金受申的身份有助于我們聯想到,該傳說很可能來自曲藝人的說說唱唱,而不是民間文學的口口相傳。劉錫誠就曾指出“金受申這個傳說……不是從北京市民的口中搜集采錄來的”。

    金受申《北京的傳說》一書中,《八臂哪吒城》與《高亮趕水》《三青走到盧溝橋》《北新橋》《黑龍潭》《蜈蚣井》等幾則傳說,明顯是一串環環相扣的故事系列?!栋吮勰倪赋恰方Y尾處說:“劉伯溫這么一修造北京城不要緊,沒想到惹得孽龍煩惱起來,這才又引起‘高亮趕水’一大串故事來?!薄陡吡邻s水》結尾處又說:“甜水呢?甜水叫龍子給帶到玉泉山海眼里去啦。龍公呢?‘北新橋’故事里再講?!倍凇逗邶執丁返拈_頭則說:“咱們不是說過‘高亮趕水’的故事嗎?……現在說的這個故事,就是打這里說起的……”這種埋下伏筆不在本單元解決,要求且聽下回分解的結構方式,顯然不是民間故事的典型形態。

    《高亮趕水》講的是哪吒城修建過程中,龍王報復劉伯溫,用水簍將水源運走,企圖枯竭北京水源,高亮主動請纓,奮力追趕,最終扎破水簍,追回水源,自己卻被大水卷走犧牲的故事。這則傳說的來歷比較清楚,最早出自北京天橋藝人的撂地演出,是為數不多流傳至今的鼓曲唱段。鐵片樂亭大鼓藝人王佩臣(1901~1964)的拿手“蔓子活”中就有《高亮趕水》,北京琴書創始人關學曾(1922~2006)在1950年代末還曾改編《高亮趕水》唱段,同一時期,戲曲家翁偶虹(1908~1994)也編過《高亮趕水》。盡管曲藝形態不一,但基本情節卻是一致的?!陡吡邻s水》唱本之所以在1950年代碩果僅存,不斷改編,得益于故事表現了勞動人民不怕犧牲,勇斗惡龍的大無畏精神,符合當時的文化主流。

    關學曾在天橋唱北京琴書。

    通讀金受申《北京的傳說》,我們發現幾乎所有的北京建城傳說都可歸入兩個故事系列,一是劉伯溫、姚廣孝與北京自然條件的斗法系列,一是魯班先師對工匠的點化系列。由此可以推斷,二個傳說系列的主要來源是北京曲藝人的商業說唱,當然,不排除部分說唱是對民間口頭傳統的創造性改編。

    我們還可以借助一些間接資料,證明說唱藝人在八臂哪吒城的概念傳播中起到了積極的推廣作用。比如,老輩相聲演員一說到故事熱鬧處,往往會沖出一段貫口,帶出八臂哪吒城的概念:“不到一個時辰,就驚動了整個北京城,什么四門三橋五牌樓、八臂哪吒城的人都來看熱鬧,也不管是什么五行八作、土農工商、回漢兩教、諸子墨家、三百六十行、街市上走的人……大伙兒都圍過來了?!痹烙酪菀哺嬖V筆者,他在北京天橋一帶的曲藝民俗調查中,有些老藝人就曾提及早期演出曲目中有過《八臂哪吒城》。即使在新興的網絡評書或相聲表演中,還有好些與八臂哪吒城傳說相關的音頻與視頻。

    曲藝說唱向民間傳說的轉化

    在口口相傳的散文敘事作品中,那些冷僻知識很容易被相似功能的共同知識所取代,尤其是人名和地名,這是口頭傳統很突出的一條傳播規律。明清以后,元大都的設計者劉秉忠已經慢慢淡出了普通老百姓的歷史記憶,逐漸成為冷知識,與此相反,劉伯溫卻日漸神化,不斷升溫為新的熱門知識。由于二人的功能、功業十分相似,都是開國君主帝王師、能掐會算、熟稔奇門異術,關鍵是都姓劉,明《英烈傳》甚至直接說劉伯溫就是劉秉忠的孫子。在民眾口頭傳統中,故事主人公的冷熱替換是十分常見的現象。

    作為冷知識的劉秉忠淡出了,可是,同樣作為冷知識的姚廣孝為啥沒有淡出呢?姚廣孝雖然在通俗小說和說唱文學中偶或登場,但在民間故事中極少出現,甚至他自己家鄉的《中國民間故事集成?江蘇卷》都沒有收錄任何關于他的傳說。姚廣孝為什么會在傳說中占據如此重要的位置呢?不僅如此,傳說的情節還十分穩固,異文之間差異很小,這些特征都是有悖于民間口頭文學傳播規律的。

    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中的哪吒造型

    我們再看哪吒形象?!段饔斡洝分械哪倪甘恰叭^六臂,惡狠狠,手持著六般兵器”?!斗馍裱萘x》中的哪吒是“八臂已成神妙術,三頭莫作等閑看”,無論六臂還是八臂,三頭都是固定配置。就算按元大都十一門計算,十一門減去三頭,再減二足,哪吒理應只剩六臂,而不是八臂。如果按明清北京城的九門計算,至多也就是一頭六臂二足,六臂哪吒城勉強說得通,但八臂哪吒城是無論用哪種組合方式都說不通的,這是一個很容易發現的漏洞。

    如果八臂哪吒城傳說真是從北京民眾的生活經驗中自然生長出來的,故事就一定能夠在口口相傳的民間傳承中補足缺失,獲得自我優化,八臂哪吒城就一定會被糾正為六臂哪吒城。正如前引明代《農田余話》早就指明了“燕城,系劉太保定制,凡十一門,作那吒神三頭六臂兩足”。另外,英國人Arlington《尋找舊北京》(1935年)也提到“北京城的型制是要象征哪吒的三頭六臂兩足”。但在目前可見的各種哪吒城傳說中,哪吒俱為八臂形狀,從未出現過六臂哪吒的異文,這種錯誤形態的高度穩定也是有悖于口頭傳統的。

    綜合上述各種有悖于口頭傳統的特征,結合傳說首發者金受申的特殊身份及其知識結構,這些非?,F象一再提示我們,元代雖然已有哪吒城的概念,但是并沒有配套的故事情節,所謂八臂哪吒城的傳說是由北京說唱藝人創作并傳播的。

    說唱藝人是職業故事家,相當于故事界的“意見領袖”,既要傳唱故事,也要發明故事。舊北京的天橋說唱藝人多數靠故事說唱謀生,演出質量既有賴于藝人的表演技藝,也有賴于故事的新鮮熱辣。如果故事傳唱達到一定時長,逐漸為公眾熟知,也就意味著該故事不再具有商業價值。這時,說唱藝人就得及時放棄舊故事,發明新故事,如此不斷刷新。因此,從藝人利益的角度出發,他們不愿意故事太快為公眾所熟知,這樣有利于延長新故事的“有效傳唱期”。

    說唱藝人的故事一方面要新奇,一方面還得跟同行的同類故事保持大致一致,否則很容易受到聽眾質疑,引發同行之間的相互傾軋,所以說,同時代藝人說唱水平之高下,主要體現在個人演出技藝,而不是故事差異(個人創作的、非共享故事除外)。同一門派的共享故事尤其穩定,因為門派既要對外展示其原創性和獨特性,又要對內強化其權威性和統一性,最大限度地盤定市場份額。因此,由說唱藝人創作的故事往往會有一些明顯特點,比如,受眾范圍比較穩定、異文之間差異小、邏輯漏洞被忽視、冷知識能夠得到穩定傳播等。我們將這些特點對照于八臂哪吒城傳說,基本上全都吻合。

    目前可知的八臂哪吒城傳說源頭,幾乎全都指向金受申,著名的北京學編輯趙洛在《趙洛講北京》中提及城門傳說時,通篇只引了“金受申說北京城圖是劉伯溫和姚廣孝畫的”,可是金受申卻強調說:“北京人都知道、都傳說:‘劉伯溫、姚廣孝脊梁對脊梁畫了北京城?!边@里所謂的“都知道”,應該是指他自己生活的曲藝圈周邊。著名評書藝人連闊如有一綽號“八臂哪吒”,1939年的一篇業內軟文介紹說:“(我們)仿效水滸傳點將錄的先例,給他加上一個綽號,喚做八臂哪吒?!比慕z毫沒有涉及“北京人都知道”的八臂哪吒城傳說,很可能該傳說在1939年尚未出現。由該傳說在1950年代尚無其他異文的情況來看,傳說在當時應該尚處于“有效傳唱期”。由此推測,陳學霖將八臂哪吒城傳說的生成時間定位于“清末民初”,還是過于信而好古,八臂哪吒城傳說的創作時間不會早于1940年代。

     

    來源: 北京日報▪舊京圖說

    文 | 施愛東(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研究員)

    圖 | 陶然野佬、正陽書局等

    編輯 | 楊麗娟

    原載《民族藝術》2020年第3期,經作者授權轉載,略有刪節。

    流程編輯:TF017

    相關閱讀

    北晚新視覺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    一、凡本站中注明“來源: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,版權均屬北晚新視覺網所有,轉載時必須注明“來源:北晚新視覺網”,并附上原文鏈接。

    二、凡來源非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新聞(作品)只代表本網傳播該消息,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。

    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,請在見網后30日內進行,聯系郵箱:takefoto@vip.sina.com。

    澳门足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