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small id="qsyia"></small>
    <mark id="qsyia"><ol id="qsyia"></ol></mark>
  • <label id="qsyia"></label><tt id="qsyia"></tt>
    <label id="qsyia"></label>

    北晚新視覺 > 專欄 > 聆聽

    北京朝陽望花路東里有一個可怕的蜂窩,群蜂亂舞屋里鉆,驚擾孩子蜇老人

    2020-09-10 14:29 編輯:TF015 來源:北京晚報

    9月7日,朝陽區望花路東里4號樓居民石女士向本報和12345市民服務熱線反映,該樓2層與3層之間的墻縫里有一處蜂巢,每天都有大量蜜蜂“傾巢而出”,順著3層的縫隙往屋里鉆。群蜂亂舞,大人孩子不堪其擾,一位八旬老人更是被蜜蜂蜇傷了。這群“不速之客”從今年7月開始集中出現,如今情況愈演愈烈。目前,在本報及屬地街道的多方協調下,消防部門、專業消殺單位、小區物業正在合力解決問題。

    蜂波 黑壓壓一片讓人頭皮發麻

    9月7日當天,記者剛到望花路東里4號樓,站在1單元門前能隱約聽到蜂鳴,樓門口時而有蜜蜂飛過。順著石女士的指引,記者看到,位于3樓的兩扇防盜窗外,群蜂亂舞,甚至呈包圍之勢。

    石女士住在3層,進入她家,屋里真可謂一片狼藉,簸箕里、垃圾桶里,黑壓壓的蜜蜂尸體看得人頭皮發麻。窗臺上幾只蜜蜂還在爬來爬去,有一些因為殺蟲劑的緣故蜷縮一團還在“垂死掙扎”,更多的蜜蜂則正在一邊飛一邊撞著窗戶,發出“啪啪”的聲響。在陽臺上稍稍挪動步子,腳底下便覺得踩碎了什么東西,低頭看,仍是蜜蜂。

    “每天一早,蜜蜂直往屋里灌,少則幾十只,多則上百只,太嚇人了!”為了讓記者瞧得更清楚,石女士翻動垃圾桶細數著蜜蜂的個數,正數著,垃圾桶里未死的蜜蜂突然又飛起來,驚得石女士趕緊把手抽回來,“我真的要崩潰了!”石女士說,樓里最初發現蜜蜂是在今年7月,當時蜜蜂的個數并不多,被侵擾的除了她家,還有隔壁的李奶奶家。經她們尋找,發現在2層與3層之間的墻面上有一處裂紋,蜜蜂就是從這里飛進來的。到9月初,蜜蜂的問題對居民們來說已成大患,每天鉆進屋里的蜜蜂數量激增,現在,大家都盼著能夠盡快解決“蜂波”問題。

    揪心 起床先對著窗簾噴殺蟲劑

    石女士家被蜜蜂侵擾最嚴重的房間是臥室。臥室里的桌上、床上甚至地上滿是玩具,很明顯,這里不僅是孩子的臥室,更是孩子的“游樂場”。石女士說,她的孩子剛上小學,這個房間確實是孩子的主要活動區域,“小孩子好動,萬一被蜇到可怎么辦?”

    在這間屋里,還能聞到一股刺鼻的怪味,石女士說這是殺蟲劑的氣味。每天一早,一家人都不敢拉開窗簾,這扇窗簾是在清晨時段抵御蜜蜂的“最后屏障”。他們一家人起床后的第一件事,便是先讓孩子“撤離”,接著兩個大人便對著窗簾噴殺蟲劑,一邊噴一邊就能聽到窗簾的另一面蜜蜂“噼里啪啦”落地的聲響。

    石女士曾特意將紗窗的縫隙堵了又堵,幾乎所有縫隙都塞滿了手紙,但蜜蜂似乎無孔不入。記者正拍著視頻,身后的窗欞突然發出“啪嗒”一聲響?;仡^一看,一只蜜蜂從窗戶上掉落下來。

    住在隔壁的李女士今年85歲。記者敲開她家門時,老人剛從醫院換藥回來。一周前,老人不慎被蜜蜂蜇傷,如今手背仍然腫得像饅頭。老人說,其實蜜蜂只是輕輕蜇了她的手指頭,沒想到整個手都腫了。據老人的家人說,一周前,因為進屋的蜜蜂越來越多,他們懷疑房屋的外墻上有裂紋,于是四下尋找。一個墻角處平時總放著一張桌子,老人掀桌布檢查的時候,墻角正好有一只蜜蜂鉆進來,一下蜇在了手上,“我們也是那時候才知道,原來有個針鼻兒大的眼兒,蜜蜂就能鉆進來?!?/p>

    從老人被蜇傷到現在,家里的墻上多了幾塊水泥補丁,老人家人說,這是他們自己抹的,發現任何小裂紋都不能放過,自從修補這些細小裂紋以后,情況已略有好轉。

    困難 尋找隱秘蜂巢成最大難點

    為應對蜜蜂帶來的安全隱患,石女士也想了很多辦法。她曾向小區物業進行過反映,物業工作人員冒著被蜜蜂蜇傷的危險登梯爬高,在外墻的裂紋上封上了水泥,但因為技術條件有限,這個辦法效果不理想。在向各方求助過程中,石女士從消防部門得到了一個專業消殺單位的電話。不過,撥打電話她才得知,請專業人士來消殺是要居民自付費用的,且費用不低。

    這個蜂巢究竟在哪?目前,從樓的外觀上只能看到墻上的裂紋,里面蜂巢的大小和具體位置均不可見,而破壞墻體則有可能引發更大的危險。進入9月,“蜂波”愈演愈烈,石女士再次撥打119求助。記者走訪的當天上午,消防員趕到現場,對該樓的外墻再次進行了處理。除了表面處理,消防員還在墻壁縫隙內部塞了填充物,但當天下午,仍有大量蜜蜂往屋里飛。

    “這種事在城市里真不多見,出現這樣的問題我到底找誰能解決呢?”石女士等居民表示,社區、物業雖然很有責任心,但無奈技術有限。處理蜂巢不比火情,總是打119他們也于心不忍,更怕耽誤了火情大事。

    進展 各方正合力解決蜜蜂隱患

    中國野生動物保護協會理事、北京黑豹野保站站長李理告訴記者,蜜蜂在墻內筑巢的方式,確實會給處理帶來很大的難度。如果蜜蜂是在建筑物表面筑巢則有很多解決辦法,套袋、煙熏、高壓水槍沖擊都能解決,但在墻壁內部的蜂巢卻用不上這些辦法。最安全、簡便的方式仍是修補墻壁表面裂紋,封堵蜜蜂的出路。根據蜜蜂的習性,這項作業在晚間進行會比白天更安全。前期封堵效果不明顯可能有幾種原因,要么是水泥的標號不夠,要么是還有其他縫隙沒有發現。

    另外,李理也提醒廣大市民,如在家發現類似情況,應盡快報警。如果蜜蜂附著在皮膚表面,不要拍打,安全的辦法是用樹枝或類似道具放在蜜蜂附著處,讓蜜蜂自行爬上樹枝再把樹枝移走。如果居民已經被蜇傷,輕微蜇傷一般在48小時內便可以消除疼痛,可以使用蘆薈、風油精涂抹的辦法來減輕疼痛,如果蜇傷較嚴重應馬上就醫。

    9月7日采訪當天,記者聯系到屬地望京街道辦事處,同時轉述了專業意見,望京街道辦事處對此問題高度重視,第一時間再次協調消防隊趕到了現場。通過采納專業意見,消防員穿上防護服,對該樓墻面進行了細致消殺,尋找到多處細小裂紋并進行了封堵。

    9月8日下午,居民們告訴記者,社區又請來了專業消殺隊進行消殺,但因現場蜂巢具體位置不確定,這給消殺作業帶來不小的難度。

    望京街道辦事處工作人員表示,經過一系列細致處理,最終效果如何還要觀察一段時間,屬地街道也會持續關注,確保居民的生命財產安全。如果后期蜜蜂仍然出現,他們將協調小區物業,進一步商討解決辦法。

    來源:北京晚報? ? ?記者:景一鳴? 文并攝

    流程編輯:TF015

    相關閱讀

    北晚新視覺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    一、凡本站中注明“來源: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,版權均屬北晚新視覺網所有,轉載時必須注明“來源:北晚新視覺網”,并附上原文鏈接。

    二、凡來源非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新聞(作品)只代表本網傳播該消息,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。

    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,請在見網后30日內進行,聯系郵箱:takefoto@vip.sina.com。

    澳门足彩